昨晚的另一个故事

准备睡觉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了,刚躺下还没来得及关灯,就听见隔壁房间有人吵架震天响,砸门板和叫骂哭泣声在几乎一片寂静的凌晨显得特别刺耳。反正也睡不着,我就干脆无聊地躺着听外面的事态发展。一抬头,看见天花板上停着一个大黑点,四周好像还有几条模模糊糊的线。

蜘蛛。

我妈说晚上看到蜘蛛是不好的,会生气,但早上看到则会有好运。凌晨究竟应该划分到那个区域,此时我因为缺觉而一团浆糊的脑袋根本就想不清楚。可以确定的是,我很怕它会掉下来,砸在我的脑门上,顺着额头开始爬。

所以我就这么一身鸡皮疙瘩地缩在被子里盯着它,盯着它,盯着它……
不知道过了多久,砸门的巨响和尖叫又把我吵醒。

灯还亮着。我用尽全力在光线中睁开粘住的眼皮。黑点只是平移了一点点,掉下来大概不会砸在我额头正中了。

本想伸手想关掉台灯,却不小心碰到支架,灯影微微摇晃了一下。

黑点忽然不见了。我伸出脑袋四下张望,似乎有什么在半空迅疾移动,发出细小到难以察觉的嗡嗡声。不出一分钟,它准确地找到落地窗的缝隙,飞越灰蒙蒙的路灯光晕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我关了灯。

原来是一只苍蝇。

此时窗外已经不是一团漆黑,一切都笼罩着昏沉的蓝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